•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传奇新鲜事

173迷失传奇也会开始想念连玉

时间:2016-2-27 10:21:54  作者:好搜服  来源:原创  查看:30  评论:0
无烟大惊,但既然示弱无用,她只能让自己别再在这男人面前掉价,她压抑着颤意,微微咬牙道:“我若喊起来,对你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霍长安将她扔到床上,一把扯下床.幔,迷失传奇终于有些满意的看着她眸中恐惧加深,方觉心口那股几欲喷井而出的怒意消平少许,他手撑在她两肩肩侧,哑声冷笑,“魏无烟,你叫喊起来能有什么好处,给连玉蒙.羞,让我难堪?侮辱帝妃,我至多赔上性.命,但我死之前也要得到你,让你成为我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烟抬头看着这个情.欲深涨的男人,她不禁浑身剧烈颤抖起来,但没有嘶叫挣扎,她还是……不想他死,哪怕,他们之间早已万水千山,再也回不去……

    她的动作是最好的说明,她还爱着他?霍长安心头猛地一悸,一股狂喜几乎立刻淹没他。

    看着她凄美迷离的双眸,他伸出手指轻轻去碰触她的脸蛋,肤如凝脂,香滑腻软,他倒吸了口气,有多久没这样碰她了,他不禁怜惜的细细描绘起她的脸型,她的弧线,她的脸颊有些冰冻,他声音竟也不觉放柔,“无烟,冷吗?惚”

    男子粗糙的指腹滑过在肌肤上,早让无烟颤抖得更厉害,二人便在咫尺,他英挺的眉眼,他清幽的吹息,都那么清晰,折磨着她的感官,他怎么能这般残忍?

    “霍长安,你听着,”泪水挂在眼睫,却清清楚楚告诉他她的感情,“我无力阻你,那也是我对你的承诺,但若你今晚真要了我,这一辈子,我将再不会和你说一句说话,将不会和你再见,哪怕一面。”

    霍长安本只觉各个毛孔都在燃烧着,像喝下烈酒般浓冽醉醺着,喉结粗重滑动,捧着她柔美的脸庞便要吻下去,闻言,仿佛火烫般倏地住了动作温。

    稍稍平复的嫉.妒再次膨胀开来,他咬紧牙,才没让自己双手掐到她脖颈上,“你是恨我,还是因为……连玉?”

    无烟知道这人骄傲,缓缓达道:“连玉。”

    焉知这一下却彻底激怒了霍长安,他本就对她心情复杂异常,她在他出战时刻弃他嫁人,他再无立场不娶连月。是她亲手毁掉两人的幸福,他对她恨极。

    但直到她告诉他,她对连玉有孺慕之思前,他一直以为,她爱的人只有他。在这之前,他一直认为,她与连玉的婚姻只是个幌子。他们之间是干净的。

    他也曾警告过连玉,不许连玉碰她,连玉只是笑。但他总想,连玉还是念着些兄弟情份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,她眼中的坚定让他动摇了。

    她也许真爱上了连玉,他们亦早已行了夫妻之礼。

    他的魏无烟是倾城美人,连玉又怎能无动于衷?

    这想法让他恐惧、战栗和疯狂,比任何一场战役都让他心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霍长安,你想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无烟也看到了他眼里的戾色,才说得一声,他已朝她嘴唇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以前……也并非没试过亲吻的亲密,但他多是以礼相待,也就吻吻她罢了,她情动而羞涩,到得激动处反倒是他狼狈的先放开她,似乎是生怕她不高兴。

    此时,他的唇舌横冲直撞进来,两人津液交换,她听着那声音,感受着他的手已探进她衣服内,扯了她的肚兜,几乎要疯了,那是她从不知道的激.情,他粗重的揉捏和碰触,那种浑身宛如被火煎熬的感觉,颤栗得她不知所措,他双.腿之间的坚硬火热,她自是知道那是什么,她又慌又怒,不禁低叫出来,“霍长安,你这个莽夫,你卑鄙,你下流,滚开……”

    她身上的气息,她唇舌的滋味……那是他早就想过百遍的清香馥幽……霍长安更是被她逼的情难自禁,他迫切想知道连玉有没有碰过她,想在她身上得到纾解,他爱她,他恨她,他要她……

    他侵占着,嫉妒着,眼红着,矛盾着,突然舌上尝到一片咸意,他一震,缓缓放开她的唇舌,捏着她的下巴逼问她道:“魏无烟,告诉我,连玉可曾这样碰过你……”

    倒也不必她喊救命惊动谁人了,他这一声几乎是半吼出来。

    却见她两只眼睛红肿,泪水模糊,竟是伤心到极点的姿态,他心情竟也一下晦涩到极点,从前,他总是让着她,如今,她将他逼成这样,他竟也还是……

    这般没有出息!

    他还是霍长安么?

    他真想知道,如果哪一天这女子真将他逼到一个境地他会怎样!

    罢了,他自嘲一笑,快速从她身上起来,替她拢上散乱的衣袍,“哭成这鬼样子丑死了。我不会放过你的,若让我发现连玉真碰了你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眸光一暗,那是浴血的味道……让无烟打了个冷战,他却扯开床.幔,大步走了开去。

    他整着自身衣袍,想起什么,回头冷笑道:“魏无烟,连玉的心,以前在顾惜萝身上,如今恐怕是在李怀素身上了,他对李怀素有情,我不信你没看出来。我和连月很好,慢慢的亦不会再爱你,但你的身体,我一定要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自为之吧,皇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他“砰”的一下摔上门。无烟缓缓坐起身来,一直微微笑对着,此时,终于忍不住低声哭出来。

    而外面,天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素珍无比郁闷的看看自己身上五花大绑的绳索,又看向前面两个人,没好气道:“你们两个幼稚鬼,不放我出去,小心你哥教训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晚上鬼鬼祟祟的在魏妃宿处做什么?连玉哥哥要不放过,也是不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连欣冷笑,她觉得不解气,掏出事先藏起的马鞭子,往素珍脸上就是一记。

    素珍却松了口气,霍长安似乎发现了声响,在这两个小鬼尾随她而至的时候,进了无烟房间,没被发现……否则,又是一场风波,无烟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连欣看她默不作声,又给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素珍长相虽不算特别漂亮,却总归长得精灵细腻,又是女孩儿家,自是紧张容貌,之前不跟连欣计较,这一下,也是怒了,“你这死丫头,狗咬吕洞宾,顾双城是好货吗,是我救了你,瞎了你狗眼了你。”

    连欣闻言大怒,抬手就又抽了她好几鞭,素珍脸上顿时皮破肉绽,她犹不解恨,还要打,却被旁边一直沉默的男子拦下了,连琴皱眉道:“别再打了,她已经有些破相了,这万一……六哥怪罪下来,人是我捉的,可不是好玩的。”六哥现下也知道她是什么人了,只是六哥人好,才将她接过来罢。”

    “她此前的提议,曾助六哥脱困。”

    “脱困?指不准六哥的行踪就是她泄露给权非同和黄天霸知道的!她提那什么狗屁计策,必定是知道咱们六哥聪明,即便她不提议,六哥也有主意,才趁机狗腿。九哥,我们不能被她骗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颇有些道理。”

    素珍一听想晕,连琴,你还能再没立场一点吗。

    连欣又道:“她死了,六哥骂我几句就算了,她就等着受罪吧。”

    连琴却是一怔,“你要将她弄死?”

    “嗯,”连欣点头,“我先将她饿上几天,便将她弄死,然后她也不能在六哥身边作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不行?我们是为六哥初害。”连欣刚驳得一句,却听得门外有人禀报,“九爷,皇上已醒来,召集所有人在厅堂上等,商讨要事。”

    连琴一惊,连忙道:“本王这就过去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来人应声离开,连欣道:“九哥,你去,我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莫动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分寸,骗你的,至多就是饿她几天。”

    连琴点点头,这才匆匆离开。连欣却看着素珍笑道:“我骗他的,我这就去拿刀,我要割花你的脸,然后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眼看这狠毒的丫头出了门,素珍赶紧开始自救,可是她手脚都被缚得紧实——她一点也不怀疑连欣会杀掉她,连玉骂她几句就算了,还能怎样。连玉……想到这个人,她莫名的眼圈一涩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大厅。

相关评论